You are here

走出寂静的春天———世界最大的植保公司瑞士先正达研发基地掠影

公司新闻
20.05.2004

瑞士是农药DDT的故乡。这个上世纪30年代末由瑞士化学家米勒发现并合成的高效有机杀虫剂,在历经了二战的洗礼之后于上世纪的四五十年代风靡全球,掀开了化学有机合成农药时代的序幕,米勒因此获得1948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项统计资料表明,全世界每年由于害虫的侵蚀,作物减产15%—30%左右,每年因此损失1200亿美元以上。由于DDT的出现,常常因害虫蚕食甚至颗粒无收的农作物得救了,单位面积产量普遍因此增加了60%以上,许多农民不禁欢呼雀跃,一些昆虫传播的疾病也消除了,威力超群的DDT一时被誉为收获的春天。

但是,这个春天仅仅持续了十余年,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春天里的春天是如此的寂静:由于DDT毒杀范围的广泛性,在消灭了许多害虫的同时,更多的无害昆虫也惨遭灭绝,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抗药性的增强,到后来竟要增加成千上万倍的剂量才能灭杀虫害,且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拥有DDT产品专利的汽巴嘉基公司(先正达公司的前身)首先停止了生产,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非农业相关的生物体内也能找到相当数量的DDT残留物,于是到八十年代,各国都停止了在农业中的生产和使用。

寂静的春天惊醒了世界,也惊醒了科学家们,科学竟也有邪恶的一面,看来,维护生态平衡是一切发展的前提,一时找寻高效安全无毒且又高活性的农药成了各国科学家孜孜以求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世界各个公司纷纷并购重组,位居世界八大跨国农药集团之首的瑞士先正达公司更是摩拳擦掌。

今年4月,正是万物开始葱茏的季节,在巴塞尔市Stein小镇先正达研发基地,负责人关仁悌(MarcoQuadranti)博士告诉记者:为了开发出有利于人类环境、有利于可持续农业的发展、有利于人类的健康安全的产品,先正达公司在这个基地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化学、生物、毒理等等相关学科方面的科学家、有志之士150人,一起来筛选有用的化合物,并进而开发出能够为广大农民解决耕作中出现的问题的更好的产品,同时对人类的生存环境无害,帮助农民从中得到实实在在的效益,使农民更易于从事耕作更节省时间,这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公司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及很多的资金,每年的研发经费占了整个销售额的10%以上,可以一点都不夸张地说,常常是一个产品从发现一个有用的化合物到成为产品投放到市场,需要筛选10万个以上的化合物,花费7至8年甚至10年的时间,所耗资金多在7至8亿元人民币,甚至更多。

关仁悌博士兴致勃勃地请大家去看看他的实验领地。他边走边介绍说,基地拥有1800平方米的办公楼,8000平方米的温室,100个各种各样的小实验室以及150亩左右的试验田。合成后的化合物,首先要在作物的叶片上先实验。我们看到,科研人员把新采的有病菌葡萄叶片放入机器,均匀地采集到96个一模一样的小圆片,采集好的每一个圆片被放到各自的盒子里,并贴上条形码。接着这96个小圆片被机器按照设定好的程序施以不同剂量的化合物,令人惊叹的是,机器对每一圆片注入化合物后,这小喷头一定会自动地清洗、消毒、烘干后再对下一个叶片喷洒化合物。关博士解释说,这样精确,是为了能够准确地收集到不同剂量化合物的不同效果,然后再用计算机准确地分析,只有每一步每一个环节都精准了,我们得到的数据才具有绝对的权威。

置身于基地大大小小功能不同的实验室,你会在同一个时间里看到同一个作物的不同的生长期在化合物的不同作用下的不同的效果,你也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不同的杂草与同一种作物共同生长,并施以同一化合物后不同的景观或同一化合物施以不同剂量而出现的不一样的效果。实验室的主任威利(Dr.WillyRüegg)说,这是在测试合成化合物的除草性能以及对作物生长的影响。或番茄或棉花或水稻或葡萄,总之,世界各地各种主要作物都是他们的试验范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的实验室是世界杂草的集大成,世界害虫的集大成。

瑞士科研的严谨,在关仁悌博士为我们又打开的一间实验室再次得到印证。这是个作物控制室,室内放置着一排排被施以不同化合物以后的小麦,它不同于其它实验室的是在每一株作物的上方均安有一个摄像头,便于24小时观察作物的生长状况,而不是靠目测或经验来判断,这样便于我们根据摄像机收集的数据来准确地制定化合物的剂量。

生物杀菌剂的测试车间,真让我们大开眼界。关仁悌博士非常自豪地竖着食指说,这是全世界惟一能够模仿田间一天24小时不同的日照变化来测试生物杀菌剂效果的实验室。正在操作机器的工作人员比尔先生通过翻译介绍,这台机器是公司和生产厂家根据我们研究的需要共同研制设计的,设计人员在研究基地整整呆了一年的时间才设计出来的,造价<